世界杯球员小时候一个卷毛的小孩是谁

2022-04-15 03:46:27

这个小孩是哪个足球明星

托雷斯^_^罗纳尔多

世界杯球员小时候一个卷毛的小孩是谁

谁能给我关于C罗的全部资料,包括他以前儿童时代和青年时代又是怎么走上足球生涯的,还有他到

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Cristiano Ronaldo),简称“C罗”或“小小罗”,是一名葡萄牙足球运动员,现效力于西甲俱乐部皇家马德里,同时身兼葡萄牙国家队的队长。2008年,C罗成为欧洲足球先生和世界足球先生。2010年6月,C罗作为队长代表葡萄牙国家男子足球队出征2010年南非世界杯。

1998年加盟里斯本竞技,2002年进入里斯本竞技一线队。2003年8月8日,以1224万英镑的身价从里斯本竞技转会曼联,在主教练弗格森的调教下,成长为世界足坛顶级球星。

凭借出色的控球技术,眩目的过人技术和超强的带球能力,被曼联视为贝克汉姆的接班人,被葡萄牙视为菲戈的接班人。于2006年世界杯时扬名,其后除为曼联赢得多个主要锦标外,也获得不少个人奖项

2009年6月,以8000万英镑从曼联转会皇家马德里,继卡卡后成为又一加盟弗洛伦蒂诺银河战舰的超级巨星。8000万英镑个人身价亦超越齐达内,成为史上身价第一高的球员。2009年7月28日,C罗在与厄瓜多尔球队基多体育的友谊赛中攻入自己效力皇马的首粒进球。 北京时间5月16日凌晨3点,2011年西班牙甲级联赛第37轮,在于比利亚雷亚尔的比赛中,第92分钟时,c罗直接任意球破门,打进本赛季第39球,同时创造西甲联赛单季最高进球数,超越前辈乌戈-桑切斯与萨拉。 北京时间5月22日凌晨2点,2011年西班牙甲级联赛第38轮收官战,皇马在伯纳乌主场迎战阿尔梅利亚,值得一提的是本赛季初皇马被本轮对手1:1逼平,西甲冠军之争和巴萨差距由此开始。在本场比赛中C罗开场4分多钟就破门,第71分钟,CR得球直闯禁区,在禁区线附近大力劲射,球擦着草皮直入网窝,皇马8:1阿尔梅利亚,CR的这记远射将单赛季进球记录进一步扩大到41球。

精彩比赛 08/09欧冠决赛 曼联vs切尔西

10/11欧冠小组赛 皇马vs马赛 c罗两个超远任意球火箭炮进球

08/09欧冠1/4决赛曼联客场vs波尔图c罗底6分钟的超级远射打破魔鬼主场的神话最后帮助曼联1:0力克波尔图晋级4强

医生的预言:

1985年2月5日,C罗出生在丰沙尔(葡属大西洋马德拉岛的首府)的一个工人区。在那里,他学会了踢足球。这里的每个人几乎都能清晰地讲述C罗少年时代很多传奇中的一个。

当然,这些传奇中最广为流传的则是C罗妈妈玛利娅·多罗雷斯的一句话:“当他一出生后,负责接生的产科医生就对我说道:‘太太,这个男孩儿长了一双踢足球的脚,他会带给您幸福的!’结果,还真被这位产科医生猜到了。”

名字的由来:

“他是家中的小儿子,妈妈总是非常娇惯他!”C罗的姐姐埃尔玛回忆说,“妈妈非常喜欢罗纳德·里根主演的电影,因此,她给弟弟起名为罗纳尔多,爸爸也很喜欢美国西部片,但这个主意却是妈妈出的。

童年的家:

欧洲边缘小国的边缘城镇的边缘街区—圣安东尼奥区的一所老房子:歪斜的屋顶、油漆脱落的房门以及盆中名目繁多的花草,这就是C罗童年的家,一如C罗的出身,草根、破烂但鲜艳。一个赛季22项的满贯荣誉、全欧、欧冠、英超射手王、金球、FIFA足球先生、身价上亿的球星C罗,一直在这所小房子里长到了12岁。然后,离开,再也没有回来。

C罗成长出身于这里标准的工人家庭,母亲是厨娘、父亲是市公园的一位园艺工人。对于出自这里工人家庭的孩子而言,这里就是他们成长的天地、一生战斗和生活的地方和最后的归宿。但他,却比别人飞的更高

神童小破孩—在街边踢球的童年:

所有见过小C罗的人都认为,儿童时代足球就成为了他的全部。当然,这句话并不完全是褒义。这同样意味着他不好好读书,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兴趣爱好,上课是为了下课。但是,他却无法摆脱干扰——妈妈多罗雷斯正是学校的厨师,她无时无刻不在监督着儿子的一举一动:“有时,他会爬过窗户来到街上,但我们不会因此而特别责骂他。”

C罗的教父索萨说:“小家伙干坏事被抓住后,也就只有妈妈能够惩罚他,此外,就没有任何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了!比如,他曾多次被妈妈锁在房间里,但父亲却总会立即去把儿子放出来,而且最终放他到街上去找小伙伴们——有时甚至是通过窗户将他放出去。毕竟,一辈辈都是这样过来的,没人指望C罗将来去设计空中客车,或者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从窗户爬到院子里,再从院子翻到街上。就这样,小C罗和朋友们就在路上摆好两块石头,一个球门就做成了。C罗的姐姐埃尔玛说:“这种情况持续了有五六年之久。C罗总能第一个控制住不停滚动的球。您也看到了,这里街道地势起伏不定,只要你在这里试着踢会儿球就会明白,球在一直在向下滚!但C罗很快就学会了如何飞快地将球控制在他所需要的方向和位置上。”C罗就这样练出了自己的速度和盘带,但他的射门和传球则是以邻居们的厌烦和破口大骂为代价。“球经常会落到阿加西诺先生的院子里,人家的院子里种了各式各样的花草树木,孩子们就会挨到一通臭骂并被威胁扣下皮球。有时,阿加西诺还真会这样做。结果,克里斯蒂亚诺只好哭着回家。其实,有好多邻居抱怨过他,他们向妈妈控告孩子们无所顾忌的游戏。大人自然会骂弟弟,他也当然会哭,不过,第二天他仍然还会继续自己的足球游戏,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人生的第一个俱乐部:

1991年,C罗被他人生中的第一个俱乐部“圣-安东尼奥区的安东尼奥队”相中之后,金特街上的邻居们就轻松了许多,这个无所事事、时刻威胁花花草草的小子终于消停了。在这件事中,爸爸可以说是居功至伟。

弗朗西斯科·阿方索回忆道,“我当时是俱乐部青少部的主任。当时,克里斯蒂亚诺还不到7岁,我们本不能接受他。但是,看在他父亲也在为俱乐部工作的份上,我们为他开了后 门。他的堂兄当时已经是安东尼奥队的球员了,而且在此之前,他的哥哥也曾在那里踢球。通常,这种年龄的孩子只是在用球来解闷,他们更多地是在娱乐。但克里斯蒂亚诺不只 是在娱乐,他还在训练,学习新的射门方式,就和现在一样,一直是在努力。他非常喜欢和大孩子们一起踢球。说实话,即使是12到13岁的孩子也愿意叫他一起来玩。他谁也不怕 。尽管他又瘦又小,但跑得却非常快。他长有一双可以跳芭蕾的腿,他在控球方面有着惊人的天赋——就好像是一名真正的演员。”

不过,和这样一位演员在同一队中踢球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他从来不传向任何人传球,他根本不知道这是一个团队游戏。他总认为自己需要一直把球控制住、自己射门。他是一 个可怕的利己主义者,就像个疯子似的满场狂奔,一个人对付所有的人,一直是这样。”在任何像样的青训营,C罗的这种球风都足以让他被排除在外。但在安东尼奥队,没有人勒 令这个“可怕的利己主义者”把球传出来,道理很简单,这无所谓。当时,那里的人根本不会想到,足球能够成为他们孩子们的未来。

“所有的母亲都希望孩子能够在中学好好学习,进入大学,受到高等教育并找一份好工作。只有克里斯蒂亚诺的父亲才把足球放在第一位,他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训练小儿子的 机会,总是亲自将他送到俱乐部。我当时经常和他聊天,他一直期望儿子能够在大俱乐部里踢球。他们父子都有着强烈的取胜愿望,当我们的俱乐部输球时——对于我们这样一只 小岛上的小球队而言那是家常便饭——克里斯蒂亚诺都会非常痛苦地哭泣。”

生活中的巨变—12岁进入里斯本竞技队

1997年,C罗的教父索萨出任了民族队青年队主帅,他再次对C罗的前途做出了安排:“我们的老板认识里斯本竞技队的许多人,所以我决定让竞技青年队的教练了解一下克里斯蒂 亚诺。他只看了一场克里斯蒂亚诺的训练,就马上决定收下这个小伙子。他迅速地与总裁罗盖特进行了讨论,后者同意接收克里斯蒂亚诺入队。当时,民族队大约欠里斯本竞技队 12000欧元,结果成为了克里斯蒂亚诺的转会费,克里斯蒂亚诺也因此成为了葡萄牙当时最贵的青年队球员。”

对于一个12岁的男孩而言,远离父母、远离家庭的首都生活并不轻松。葡萄牙人口总数只有1000多万,里斯本就有600万,算得上非常繁华。但C罗并不觉得里斯本有多么好玩,他 很孤独、和当地孩子找不到共同语言。和所有偏远外省的孩子一样,他想表现得彬彬有礼,但只会招来嘲笑;他想穿得漂漂亮亮,但总被人视为无物。他想回家,但家人能做的也 只是劝他忍耐。

C罗的姐姐埃尔玛认为,那是弟弟足球生涯中最困难的一段时间:“最初的两年里,他非常想家,想回到马德里岛,他打电话来希望家人能把他带回家,由于他是独自一人,他经常 哭。我们多次和他长聊,说服他忍一忍,等一等。现实就是这样,每周他只能给家中打两次电话,妈妈每月只能去看他一次,克里斯蒂亚诺不得不接受这一切。”

教父索萨理解小C罗的感觉:“在里斯本,他经常因为地方口音和来自偏远地区而受到嘲笑,他很难忍受这一切,因此经常发怒。有一次,他上学稍微迟到了一些,老师已经在点名 了,在点到他时,全班的同学都笑了。当时,小家伙差点抄起凳子来扔向自己的同班同学。当他打电话回家时,经常哭着抱怨在学校里受到残酷的对待。最残酷的是:克里斯蒂亚 诺小时候就非常喜欢穿漂亮衣服,他很注重仪表,总是小心地打点自己,就像现在一样。但在里斯本竞技队附属学校里,衣服要到当地的洗衣店里去洗,结果,他的衣服经常会被 染上色,洗得也不好。因为这类东西,他的怒火要比所有人的都大。”

C罗只能在圣诞节、复活节及赛季结束时回家,他为家人的节日增加了无限的乐趣。假期结束后如何把他“哄骗”回里斯本,却是让家人非常头痛的事情。小家伙不想再回里斯本竞 技队,他希望回到家里,与讨厌的首都生活彻底告别。教父索萨说:“我经常告诉C罗的妈妈,全家的命运就掌握在克里斯蒂亚诺的手里,取决于他的事情有很多。只要他习惯了之 后,他就会不再寂寞并能够实现自己的目标,他是一个天生的足球运动员,真正的天才。作为母亲,她自然是努力让儿子先忍一忍了。”

10岁进入民族队

C罗很快就不在安东尼奥队所用的中学球场里踢球了,转到了当地“豪门”民族队的主场—可以容纳8500名观众的大球场“埃斯达季诺球场”。

C罗的教父索萨(当时是安东尼奥队的经理)说:“1995年,民族队青年队的教练对我说,他发现我队中的一个小孩子很有天赋并希望能认识他。仔细寻问之后,他看中的就是我的 教子克里斯蒂亚诺。结果,小家伙10岁的时候,他就转到了民族队效力。为此,俱乐部总裁送给了安东尼奥队两套新队服,价值大约600欧元。我们岛上的另一家俱乐部“马里季莫 队”也对克里斯蒂亚诺产生过兴趣。但他的妈妈相信我,因此,小家伙才转到了民族队,他是很听妈妈的话的。”

民族队的教练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到C罗时的情景:“当我初次见到克里斯蒂亚诺时,我被震惊了,他踢得是那样自信,技术非常成人化,控球时则绝对是一副职业球员的架式。很 有射门的感觉,总能立即判断球的走向,他的足球头脑是令人震憾的,能够预见机会的出现。他带球方面的能力也令人难以置信,其实那已经是今天名闻天下的C罗了:有速度,有 技术,而且有了独特的踢球风格。他踢得非常快,能用双脚射门,拥有非凡的运球能力!他所欠缺的只有一个—需要明白场上还有其他队友 。从教练的角度上讲,他是可怕的利己 主义者。当他在球场上时,比赛一直是围绕着他打,他属于那种不遵守纪律的球员,不对教练言听计从。不过,这种年龄的孩子都是那个样子。我首先想教会他球场上的纪律,学会团队作战。”

那时C罗只有10到12岁,完全是个孩子。如果其他队友没有他的踢球水平、不能理解他的意图、不能控制比赛时,C罗总是令人可怕地发怒,丝毫不顾忌小伙伴们的感受。他不明白 ,为什么这样简单的东西队友们却做不到。当时他就已经是领袖了,尽管说他要比队友们小很多,也矮很多。他的球队在1995到1996赛季成为了当地的联赛冠军。

C罗的姐姐埃尔玛说:“他非常顽固的。有次,他高烧不退,妈妈不让他参加比赛,但他却坚持上场并打进了球。”民族队的教练补充说:“不过,他教养很好。教会他如何在团队 中比赛,我并没有被迫花费很长时间,他很快就学会了如何尊敬他人,尽管有时候让他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不过,谢天谢地,当他进入里斯本竞技队时,他已经学会了分球。”

15岁的C罗—虚荣心的破灭

当C罗和其他的“外来”球员—法比诺、罗杰、杰吉那多等球员交上朋友之后,他变得轻松了许多,找到了支持的力量和归属感。在这个小团队里,他很快就成为了领袖。教父索萨 说:“有一次,在体育场周围他们受到了一群小偷的攻击。其他三个人转身就跑,但他却留在原地和那群人打了起来,这个小伙子已经不怕任何人、任何事了。”

当然,违反起纪律C罗也是不皱眉头的。尽管为此他曾多次受到惩罚,有时还是非常严酷的惩罚。C罗大约15岁的时候,里斯本竞技青年队在马德拉岛参赛,那是他作为球员第一次 回到家乡比赛。C罗的姐姐埃尔玛回忆道:“他是那样的幸福,把所有的朋友都叫到了家里。不过,青年队的主教练莱昂内尔并没有将他派上场。”C罗非常痛苦地接受了这一事实 ,他的虚荣心被毫不留情面地刺破了,他很羞愧、无地自容。

其实,青年队主教练莱昂内尔是C罗的老乡。在里斯本的几年中,他是最照顾C罗的教练之一。但他决定借助回马德拉的难得机会,砍掉C罗这棵好苗子身上的枝枝节节。宁要疤痕, 不要隐患。

教父索萨说:“莱昂内尔本人就是从马德拉岛出来的,他非常了解克里斯蒂亚诺。他知道,重回家乡马德拉岛对这孩子有多么重要。队中的每个人都想家,但克里斯蒂亚诺表现的 却比所有的人都差—上课及训练都迟到,不学习。因此,考虑决定惩罚他。C罗把这一切告诉妈妈时,妈妈的回答非常激烈:‘如果你和我住在一起,我也会那样做的’这就是她的 性格!”

迟来的拯救—19岁那年

多罗雷斯是一个坚强的母亲,她相信自己的小儿子能够成功,能够给这个大家庭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摆脱宿命。她也相信小儿子拥有和自己一样的信念,能够坚持下去。她想念 小C罗,但她不愿意孩子回家,社会保障机构提供的:砖块、木板和水泥组成的3居室,回到正在渐渐堕落的童年伙伴们中间,然后被同化。

当年,作为母亲,她大闹小城市政府,要来了这个房子。但现在,她为家里的气氛痛苦。因为家里有些人已经等不到这个孩子的成功了。首先,是C罗的父亲迪尼斯,那个曾经勤勉 地护理球场草坪,摆弄花花草草的园丁。

教父索萨表示,大约就是在C罗离家前后那个时候,他的父亲开始喝酒:“他喝酒很多,吃得很少,变得瘦弱不堪。在克里斯蒂亚诺出生之前,他是滴酒不沾的。但他慢慢变成了酒 鬼。圣安东尼奥区是一个抑郁的街区,他所有的朋友和邻居都喝酒,如果你没有在街上看到他们拎着酒瓶子摇摆,那就一定是醉倒在酒吧里了。而且,所有的人都建议他喝两杯。 我经常对他说道:‘克里斯蒂亚诺会成为一个伟大的足球运动员,你让他如何对待一个双手颤抖的酒鬼父亲?迪尼斯醒酒之后也很痛苦,他明白所有一切,甚至还进行过系统的治 疗,几乎有一年不喝酒了,但后来又开了酒戒。”

另一个堕落的人是C罗的哥哥雨果,他吸毒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他的伙伴们很多人都吸毒,甚至其中很多也入选过当地的青少年球队。就连C罗的朋友里,都已经有人吸毒死亡 了。幸好,雨果有个弟弟叫C罗,C罗签下大合同后,立即送哥哥去欧洲最好的诊所戒毒。如今,雨果已经接近4年没吸毒了,他依然住在家乡小城。

C罗挽救了哥哥,但没来得及挽救父亲。所有人都惊叹于他成名之早,发家之快,但他自己还是遗憾不够早、不够快。C罗也曾试图帮助父亲迪尼斯:无论是劝告还是金钱,当时, 小家伙已经开始挣钱了。但一切都晚了。2005年9月6日,在俄罗斯队与葡萄牙队进行世界杯预选赛前一天,51岁的迪尼斯因为肝肾病去世。那是个星期二。C罗在房间里看电影,斯 科拉里突然召他过去。到了主教练的房间,队长菲戈已经在里面了,罗纳尔多很奇怪,但永远不会想到面对的会是父亲的死讯。这让他震惊,突然,他没有了任何感觉。脑袋就像 漏了气的气球,一片空白。为了纪念父亲,C罗决定仍然出场:父亲是那样地渴望他能成功,并为此做了很多很多。

C罗战胜了一切困难:16岁时,他创造了里斯本竞技俱乐部的一个记录,成为球队历史上唯一一名在一个赛季内为俱乐部16岁以下、17岁以来、18岁以下球队、里斯本竞技二队、里 斯本竞技一线队效力的球员。18岁的时候,他就成为了曼联队主力阵容的第一位葡萄牙球星。后面的事情,大家很熟悉,而且依然正在发生。

C罗的母亲多罗雷斯,很快搬离了充满回忆和伤心的老宅,住到了城市另一边的圣龚萨洛区。这位双手粗糙的厨娘、女佣和工人,在为丈夫和4个孩子操碎了心后,终于收获了安宁 。她住在小儿子送给她的优雅住宅里。从阳台上望出去,是一望无际的大西洋。车库里停着奔驰和宝马。但多罗雷斯就喜欢坐在起居室的大沙发上,因为那里的墙上贴满了C罗的照 片,挂着一件马德拉民族队的黑白球衣,还有一个大屏幕电视,永远放着C罗的比赛……

Copyright © 2022 395体育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2021025973号